新基民坐上過山車

“大家沒指望通過基金賺錢,都是想投一點點錢,當作參與話題討論的入場券。只是想看懂熱搜,賺了喊喊坤坤,賠了罵罵菜狗。”

3月12日下午,二手銷售平臺閑魚官方微博發布致廣大基金投資者的一封信,信中稱,最近因為市場波動,一周內就有20萬人涌入閑魚,想賣二手貨求回血。

隨大流的投資方式最符合基金經理的利益,因為即使隨大流是錯的,錯的也是所有人,也沒有一個人會責怪他。

(本文首發于2021年3月18日《南方周末》)

2020年上半年,中國移動互聯網新增基民突破2000萬,其中18-34歲群體占比達60%。 (ICphoto/圖)

2021年3月8日,90后的姜嵐隨手拍下路過的一則杭州地鐵廣告,文案寫著,“那天雨很大,李靜低頭看了看自己,平靜地在打車軟件里點了全選——上支付寶搜‘基金理財’,優質精選,給選擇多一份底氣。”

前一天,她從支付寶購買的易方達基金又跌了近6%。

她將照片發到了基金討論群,配圖說,“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基金賬戶收益,平靜地選擇了走路回家”。小組成員們一片附和,有回復“平靜地選擇了取消訂單”的,“平靜地選擇了回公司加班”的,還有“平靜地刪除了所有購物車”的。

近一個月來,上證指數從3731點跌至近期最低3328點,跌幅超過10%。2020年熱火朝天的基金行業成為首個被沖擊的對象。尤其是重倉半導體、白酒、醫藥等行業的網紅基金,不僅凈值大幅下跌,操盤的明星基金經理也被頻頻罵上微博熱搜,“蔡神”(諾安基金經理蔡嵩松)成了“菜狗”,“愛坤”(易方達基金經理張坤)成了“渣坤”。

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助理王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實際自2020年10月開始,監管部門已經意識到風險并下達窗口指導,陸續有爆款基金開始限售,“當時風向已經變了”。

市場迎來了最后一波高峰,上證指數從2020年10月的3200多點一路上漲到2021年2月中旬的3700點。幾乎同一時期,基民們還在不斷買入,主要投資股市的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規模從2020年10月底的5.62萬億上漲到2021年1月底的6.93萬億,漲幅近24%。

90后、00后們追星式地投資,被看作助長泡沫的主要因素。但新基民并沒有多少選擇,打開支付寶,推送的基金要么是按照短期業績排名,要么是具有話題的基金經理。

姜嵐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她在2020年11月買入易方達,僅僅是因為它長期被掛在了支付寶“精選好基”第一名。

“跌得太猛了,大盤才跌不到10%,基金快跌了20%。”姜嵐說。這是因為她投資的基金大多投向了“抱團股”——資金聚集在少數股票,讓這些股票短期內大漲,它們漲得快、跌得更兇,極易發生踩踏。基金經理們當然明白這一風險,但特殊的考核體系讓他們不得不將資金被動投入到這些抱團股里。

“比起賠錢,風口更重要。”王澤說。因為基金經理的收入考核主要參考的是業績排名,比起堅持自己的投資理念、為基民們獲利,基金經理首先要保證的是不能比同行差,要“隨大流”。

于是“抱團”成為最優解,股市上漲時,抱團能進一步促進股價上升,被吸引而來的投資者也會越多,進一步推動股價上升、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中文有码亚洲制服A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