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蜜者與養蜂人

“自然界中,在一個動力系統中,初始條件下微小的變化能帶動整個系統的長期的巨大的連鎖反應。比如,一只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扇動了一下翅膀,可能會引起3800公里之外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卷風。”

2018年,走訪全國多個貧困縣區,海倫堡慈善基金會的莫明燈首次來到井岡山東上鄉后很興奮。這里是井岡山市版圖面積最大的鄉鎮,亞熱帶濕潤季風氣候,陽光充足,雨量充沛,冬季無霜期長,氣候宜人,森林覆蓋率達到87.1%,有豐富的山林資源,擁有發展養蜂產業的得天獨厚的自然稟賦。如果利用得好,這里幾乎是一座取之不盡的“綠色銀行”。

曾經,這里原生態養蜂、古法釀蜜久享盛名,但時代不同,傳統的養蜂方式已經不再適用,規模小,技術含量低、產量也低,近年來,這里的養蜂產業發展幾乎停滯不前。

為使傳統產業煥發生機,2018年6月,在江西省井岡山脫貧攻堅鞏固提升的關鍵時期,海倫堡積極響應國家的號召,在考察全國多地后,莫明燈選擇振興革命老區蜂蜜產業,與井岡山市簽訂結對幫扶協議,以東上鄉為首批試點鄉鎮,在這里投入人力、物力,選派專業團隊駐扎,開創了“公司+科研院所+合作社+農戶”的產業扶貧模式,計劃以全產業鏈幫扶實現產業持續發展,以產業的發展帶動地方和百姓致富。

為了切實做好產業扶貧,易偉和陳方定成為海倫堡派遣的首批扶貧“先行者”,飛越600公里,從廣州到井岡山東上鄉時,這里什么都沒有,一切都是從零開始。由于公司業務與蜂蜜養殖之間有一定的行業壁壘,起初,他們對這里的工作理解不夠到位,以為只是做扶貧,幫助井岡山把產業做起來,后續只要在每年蜂蜜收成的時候派人來進行回收、再為農戶們把蜂蜜銷售掉即可。來了之后才發現,做農業是項周期性、長期性的事業。一年的生長期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偏差,都可能會導致最后的顆粒無收。

“不可能等到摘果子的時候就去摘,但是平時該施肥澆水的時候你不管,這個是沒有收成的。”——想要踏實地把扶貧事業做好,必須有可持續的全面付出,長期駐守,于是公司把他們留在了這里。原以為只是來支援一段時間的救急消防員,沒想到這一來就沒能再離開,仿佛成了駐扎于此解決日常大小事務的“野生片兒警”。

找準致富突破口

將扶貧工作展開落實到細微之處,切實參與到精準幫扶中來,“野生片兒警”首先需要有一個合理化的身份。海倫堡投資成立了井岡山市拾野山蜜發展有限公司,聘請了江西養蜂研究所專家團隊對全鄉蜂農提供技術指導,并投資1000萬元建設兩所全自動生產工廠,建立了江西省首條天然成熟蜜分裝生產線。此外,他們還贈送蜂箱給村集體、貧困戶、養蜂大戶,而受贈的農戶們所需要做的只是“按標準養殖”,不承擔任何額外風險和負擔。

就這樣,在海倫堡的引導和幫助下,井岡山走上了養蜂規模化、科學化、可持續化的產業發展之路。而因為養蜂事業,東上鄉也變成了井岡山的“甜蜜之鄉”。

按照“公司+科研院所+合作社+農戶”的產業扶貧模式,海倫堡積極引導養蜂能手和貧困戶加入到蜂蜜養殖隊伍中來,通過簽約貧困戶,引導帶動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發展養蜂事業。采取分散養殖與統一回收管理的方式,高于市場價回收蜂農的原蜜再進行包裝銷售。一年一采,年底將收益全部返還給村集體經濟。同時,還對蜂農進行資金、技術支持,在價格上兜底,保證資金入股的貧困戶每年得到15%的分紅。摸底考察、簽約合作、教學、示范性養殖、收蜜、生產包裝——一個成熟的從養殖到銷售的閉環被打通。

但起初這件事并不順利,易偉和陳方定一起去養蜂人家里收蜜的時候,屢屢碰壁——當地人怕他們收了蜜又不給錢。后來,他們組織了專業的第三方檢測,加上會計,每次出門前至少在包里背上三五萬塊錢的現金,直接和農戶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最多的一次甚至帶了十幾萬現金出門。靠著這種“笨辦法”,他們取得了農戶們的信賴,也將“拾野山蜜”的招牌在養蜂農戶心中畫上了幾乎等同于“脫貧”的符號。

“窮”,剛到這里的時候,易偉對這里的印象就是這樣。那時有多落后呢?天黑之后路上再看不到一個人;手機信號差到易偉的手機也無法幫他統計他每天在走訪農戶的路上積攢了多少步數;飲用水要去一公里之外接,摩托車或者三輪車騎上幾里路才能找到一口有水的井。

為著力解決全鄉群眾的“飲水難”問題,海倫堡捐贈300萬建設海倫堡愛心自來水工程。聘請專業施工隊伍,從選擇優質水源地到管道的鋪設和蓄水池的建設全程參與并監管,在2018年底,隨著愛心飲水工程建設項目的順利完工,徹底解決了當地鄉民最基本的生活用水需求。不止于基礎設施的完善,直接通到家門口的水管,也仿佛連接起了與外界的軌道,讓人們得以去更開闊的現實城市闖一闖。

不僅在經濟上,易偉覺得,鄉民們的“思想”也發生了改變。他們會主動思考出路,看到別人的收成,也會主動來找他們簽約合作。前兩年,年收入五六萬可以算得上當地絕對的大戶人家,而今,通過與海倫堡的養蜂人扶植項目簽約,“大戶標準”瞬間提高。曾經年收入五六萬的養蜂人如今第一年就收到了海倫堡一次性交付的10萬元“蜂蜜款”,第二年這個數字變成15萬,按照目前的估計,他們今年可以達到至少30萬的收入。

從蜂場建設、廠房設計、施工到產品生產、包裝、策劃、營銷,海倫堡對井岡山進行全方位幫扶,而“拾野山蜜”從一片由舊的公交汽車站改造而成的廠房出發,從裝修、采購設備、設計包裝,再到第一批產品的面市,只用了三個月時間,且實現了原蜜全收、產品全銷。

產業扶貧給養蜂人們帶來了增收和致富的喜悅。除了這些養蜂人,因殘致貧的貧困群體也進入了海倫堡的關照視域。這部分人往往因身體客觀原因而無法勞作,收入鏈的斷裂和高昂的醫療費用相累,讓他們的生活難上加難。劉富華曾經是這其中之一,直到養蜂成了他的“事業”,也給了他人生新的機會。

海倫堡成立產業定點幫扶示范場,養蜂研究所專家會定時來查看蜜蜂的養殖情況,“授人以漁”,真正幫助脫貧。如今,劉富華每年養殖蜜蜂100箱。按照易偉的估算,即便只以500元一箱的價格售出,在投入較低的現況之下,幫助貧困戶們通過勞動奔小康也已經不再遙遠。

2020年8月,江西省養蜂研究所發布“工作動態”稱,近幾年在海倫堡、江西養蜂研究所、贛中南綜合試驗推廣站和當地政府的幫助下,井岡山養蜂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養蜂人口1200人,帶動養蜂規模8000余箱,以養蜂產業作為主導產業發展的貧困村16個,帶動貧困戶60余戶,帶動貧困人口140余人。

教育與產業扶貧多頭并舉

脫貧是一項事業,而不僅僅是一串數字。海倫堡的眼光不僅聚焦當下,還投向未來,回望海倫堡踐行企業社會責任的二十余年,幫助寒門學子的教育助學項目“海倫驕子”一直是其中的重頭戲。截至2019年底,海倫堡在教育助學的投入上超過2000萬/年,共資助學校超過200所,累計資助了超4000名品學兼優的學生。

每人每月定額的捐贈雖然能資助學子完成學業,但如何惠及每一個學齡少年仍是難題,根本性的問題還是在于農村經濟水平跟不上,導致小孩教育被迫中斷者比比皆是。海倫堡在教育助學的基礎上開創產業扶貧——為農戶做一些實事,去找到真正的產業支撐命脈,是可以從源頭上改善生活、改善受教育水平、繼而斬斷貧困代際的重要措施,不僅能夠幫孩子實現求學夢,也更是真正幫扶群眾、實現脫貧的長遠之計。

基于數年來海倫堡對產業扶貧項目一直高度重視和不遺余力、不計成本的付出,在南方周末的首屆“筑夢者公益大會”頒獎典禮上,海倫堡獲得了“精準扶貧年度創新企業”稱號。“筑”,有建造、修蓋之義,對于房地產企業海倫堡而言,基于對人居的洞察與探索,2018年在“健康+居住體系”的基礎上,持續進行產品迭代,打造全新的居住體系“健康+2.0”,重新定義健康智慧的美好生活,也鞏固起人們對于家的渴望;與業務發展并駕齊驅的是海倫堡“興學助教、扶貧濟困”的節奏,以匠心做公益,正是基于對人類的關注與關懷,在精準扶貧道路上開創的新模式,使得2018年成為了海倫堡公益慈善事業的新起點。

對于井岡山而言,海倫堡存在的意義在于,他們帶來了更優質的蜂蜜,也帶來了蜜一般更美好的生活。2020年是易偉在海倫堡的第20年,作為80后,海倫堡是他事業的起點。談起為什么20年來一直留在海倫堡,這里的什么吸引了他?易偉說是“人情味兒”。這里的領導、同事、工作氛圍都帶給他溫暖。當然,他所做的公益事業也正是“人情味兒”的顯性化表現。

兩年,日漸精進的是管理養蜂事業的能力,從一而終的是初來乍到那份純粹的企業賦予的使命感。辛勤如蜜蜂,海倫堡工作團隊的汗水滴在井岡山寸寸養蜂基地的土地里,也滴滴如蜂蜜,甜進養蜂人的心里。為了讓蜂蜜食品有更優良的釀制環境,井岡山市成立了新的工廠車間,這里的蜂蜜產業已經激活,更多“蜜蜂”正通過海倫堡的“拾野山蜜”飛入尋常百姓家,筑造、支撐起新的生活愿景與平凡夢想。

比照自然界中的蝴蝶效應,海倫堡便是這只蝴蝶,或者說,是這只蜜蜂。一個工作團隊,幾百萬上千萬的資金,幾年的項目投入,正如同扇動的翅膀,它帶來的不只有眼下的一份脫貧工作報告和鄉村里有了自來水這樣看似微妙的變化,它更是一支杠桿,幫助這里的世世代代撬動關于財富和夢想的巨球,看見更廣闊的世界、更有質量的生活,而那將是無法計數的福祉。

為提供舒適、美好的健康優居生活而努力,是海倫堡的夢想,也是責任。2020年是我國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在這場脫貧攻堅之戰中,海倫堡立足于“與你共生美好”的初心,積極響應并落實國家戰略,打造了特有的井岡山扶貧樣本和品牌。在這條獨具特色的脫貧攻堅鞏固提升的道路上,海倫堡仍將持續,一如既往。

中文有码亚洲制服AV片